【肇事逃逸】

-----------------------------------------------------------------------------


安努勒斯镇的三月本应是暖日和煦,透过结着冷霜的彩窗纸,略带凛冽的风从缝隙中渗透过来。徘徊在街道上的栗发姑娘显然还没有收到远方的信,她相信那不过是落叶一样无用的东西,任凭寒风一起从自己身旁吹过。相隔一条街巷的北路可谓是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她瞥过这家没人愿意打理的酒馆。这儿还算清净,想想也是比那些所谓的风情街靠谱多了,于是她踌躇一阵就迈过了门槛。


可不管这外表上怎样败落的小店,室内倒是一应俱全,包括陈...

【柩千】祝福

在相遇之前谁都无法断言,对神明的信仰徒劳无用。毕竟神是如此公正,擅自改写他人命运的人永远都不会被施舍以希望。


所以呢?你无意间牵起了在公交站台晕头转向的她的手,毫不吝惜你的温柔,暖风和恰到好处的安稳沉静。阳光渗透发丝,听不见来来往往行人的纷扰,于是你就这样跟她前往歧途。


步伐也贴合心意地和她一起,临行前的白般嘱咐还是没能逃脱过去。你对着那孩子流露出笑意,看她湖蓝色的身影在远方淡化,然后祈祷着再不见面。


命运源于夏至微微漾起的声浪,便意味着它将不会这样轻松地止息,在两人共同的屋檐下,回赠给你的异色蔷薇,直到明天也一定不会枯萎的,因为你们还有继...

【默刺】【段子】言谈

Flaky安慰自己只要闭紧双眼,就可以安稳入睡,就可以撑到日出。但的表针摩擦的声响过于刺耳,她意识到这种催眠是徒劳的。女孩子们的夜谈会早已结束,取而代之的是取下耳塞后的阵阵耳鸣,从颅腔传来的嗡嗡声。睫毛划过羊绒被,仍然是将脚步声吸入绵软中的黑暗。她的下唇被咬得发紫,她抬起脸来,金色的那孩子已经迈向梦境,落单的左臂从兽栏间的空隙探出,Flaky想挽救他只是不敢挪动一步,比较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未知,未知的危险。


她不是在刻意等待着谁,只是希望能有什么出现,不是单调的红色的,也没有反复进行着碰撞的刀叉锐器。四肢已经冻僵,那条单薄的绒被无法抵御寒冷,从心脏到手脚的麻木感另她莫名紧张,这...

【段子】初次

-Mime×Mole

-含自设OOC


天幕被郁郁沉沉的群青色占据。阴冷的日光撒下,渗入他抹满涂料的皮肤,一丝一毫都不放过。这个清晨过于静谧,没有无所事事的镇民或聒噪的鸟雀。尽管Mime早已习惯这种沉寂到恐怖的气氛,还是不免略感不满,如此一来Mole绝不会主动与他交谈。


一切正如他料想的那样,Mole先生带出了那柄伞,从不离手的那柄。晴朗永远不会像天气预报那样准时出现,更何况Mole永远都不关注那些琐碎之事。就算一刻钟后可能将有淅淅沥沥的雨,他前额的紫发将被其打湿,他也不紧不慢,无心撑开那纯净的夜幕。Mime不止一次想要向他耳语,他所爱的是明亮的色彩,黑色过于阴...

本末倒置

在校摸鱼 超多BUGGGGGGGGGGGGGGGG

【段子】Theraphosa

。无CP向Grora中心大概?虽说一开始是想写挖眼组的…
。逻辑不通杂乱无章
。没有任何意义的小段子


Grora回来了,凭借着微弱的意识,微弱到让她每分每秒都妄想着就此沉睡,永久的沉睡。她拖着乏力的身躯一声不吭。原本轻盈的双翼凝结着肮脏的血色,由背脊深处生出再如此将痛楚蔓延至胸腔。

 
 
倚在门前看似走神实际观察着四周的一举一动,同样也早已发现了从远方缓步走来的她的金发青年,扯出他那让人反感的笑容,向对方随性地打了个招呼。

“活着回来了啊。”

和平日里没有任何不同的,Sherbet特有的问好风格。...

差点忘记多久之前画的这张夕岛了……虽然不好看()

【段子】Lycosidae

-Moge子XMogeko王-

-OOC注意-


象征身份的王冠摔落在一旁,同往常那样他向对方主动示弱。双臂仍印有先前被麻绳紧缚住而落下的道道勒痕,遍布全身的伤口反而使他的感官更加敏感起来。少女紧贴在对方伤口处的白皙肌肤,刺激着他从麻痹之中逐渐缓解过来的痛觉神经。然而罪魁祸首此时却若无其事得把玩着弯刀,心安理得地坐在对方身上完全看不出有一丝悔改之意。


这种浸满恶趣味的游戏早已被城堡中的住客见惯不怪,最多也只是伫立在门前窥听几秒再心有余悸地远离开。往往是以前者单方的被施虐作为结尾,在那看似性格恶劣实际本性也是如此的女孩子的特殊兴致没有被打扰的前提下。...


【黑白组】

-KcalbXEtihw-

-捏造向-

-可能会补完-


-本不该存在的平和的两人-


她蜷缩在仅剩下残破的废墟之中,并非因过激的寒冷,而是不由自主地瑟瑟发抖着。太久没有同他人交流导致喉咙变得干涩,吐不出任何的话语,也不知道向谁倾述。由她触碰不到的外界,撒下令人感受不到任何温度的微光,落于她素净的长袍之上,如同她名字中所讲述的那样纯净。


不知为何而存在着的,只知道自己是在守护那片土地,为此她明明拥有重造世界的能力却不愿出手,不愿将其更改任何一寸。担忧着,畏惧着,却难以克服仅有意识不去接触那点希望。伸出双手想要将那束光拢入掌心,再次摊开时,现...

1 / 3

© 角鹿 | Powered by LOFTER